手机访问 m.qianduanblog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前端奇闻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前端奇闻故事网 > 网文荟萃 > 休闲阅读 > 活在情色电影中的情敌

活在情色电影中的情敌

时间:2015-12-10来源:网络 作者: 张佳玮

世上有些事,不适合和熟人说。太熟了,听了尴尬,又易惹是非。半生不熟的就好,当做树洞,吐出来了便好。

跟我说这个故事的人,大概就是这么想的。

我们先前在巴黎的一个朋友聚会上认识,略谈过几句,后来在一个越南粉馆子遇见了。寒暄之后,他问我想不想听一个故事。

你是写东西的,我很想讲给你听听。我刚从马赛回来,看见了一个人,算是情敌;但又说不上情敌。

很好的开场,于是我边等越南粉,边听他说这个故事。

他是个理工科生,我们跟你们写东西的不同。他这么说。他说自己在大学时,潜心读书,行事谨慎,当然没有恋爱经验,反正大学里找的女朋友,毕业后就会散。

男生,当然也和舍友一起看情色片,但看过之后,起了性,进洗手间解决完问题,就神清气爽了。

生理反应,解决了就好。他是很现实的人。

看多了日产情色片的缘故,他总觉得,性爱有些扭曲的事。所以他去洗手间解决问题时,会有点不爽,总觉得自己有些龌龊,身体里丑恶的一面都被激发出来了似的。

罪恶感。我说。

他点点头,要不说你是写东西的呢。

毕业后,工作了,找了个女朋友,并不漂亮,但干练,很自主。

我们跟你们写东西的不同,找不到太感性的女孩子。他说。

(我觉得,他似乎对写东西这个职业有些误会。我很想告诉他,我们写东西的,也并不都在衣柜里藏一排超级名模。当然没有说。我还挺享受这种写东西的身边都有美女虚荣感的。)

他的女朋友之前有过男朋友,他不太在乎,觉得能过日子就行。然而,日子并不那么好过。

如前所述,他的一切性爱教育都来自情色片。他觉得这是个解决问题的事,并不觉得这事很享受。和女朋友亲热时,他有点机械,笨重,有时还会不自禁回忆情色片里都是怎么操作的,结果弄疼女朋友,于是他手足无措。

性爱的确不是生活的全部,但他们都还年轻呢。这事上不和谐,那就糟糕了。

女朋友企图教育他一下,给他看自己喜爱的法国情色片。他看了,男主角当然是个法国人,敲门,女主角开门,男主角说一句晚上好,“Bonsoir”,就进门办事。男主角身材健美,柔靡万端,肯给女主角做各类伺候周到的事。

他看着动作,听着声响,觉得这和以往自己理解的性爱完全不一样。

他说到这里,停了一停。我本来觉得,等吃越南粉时,说这个有些奇怪,不过问起来更尴尬,所以等他继续。

后来我就照样子做了。他说。

他没什么新创意,但为了让女朋友开心,他就效仿那个男主角做了,每个动作,每个步骤。因为有些紧张的缘故,也因为习惯了,他总会在脑海里,回忆那男主角是怎么做的。结果很好,但他高兴不起来。有几次,当他做得效果奇佳时,总会觉得:好像让自己女朋友欢欣鼓舞的,是那个男主角,而不是他自己。

好像是那个男主角在跟我女朋友睡,我就是个工具。

这个念头当然很奇怪,但挥之不去。到后来,他开始无法遏制地想象:

女朋友的前男友是什么样的呢?

和所有初次感情一样,这段感情很快结束。但之后,每次交新女朋友,每次跟新女朋友亲热,他总是情不自禁,想起那个男主角在情色片里,随心所欲,让女人开心的样子;他觉得,那个男主角,柔靡万端、能让所有女人心花怒放的男主角,在他周围徘徊。

他觉得那是他的情敌。他很嫉妒他。似乎这个男人可以搞定一切女人,在他完全陌生的领域,信手拈来。好像他每次搞定的女朋友,都已经被那个男人先搞定过了。

(我本想提醒他那是影片演出效果吧,不一定是他真能取悦女人。想了想还是决定闭嘴。)

然后,前两天,我看见他了。

马赛老港区有许多馆子,面着海摆满桌子,各馆子客人可以彼此打量。

他带着在法国新找的台湾女朋友,去马赛过周末,吃马赛鱼汤。橄榄油炒洋葱、西红柿、大蒜、茴香等各类菜,可以自己加切丝奶酪或面包蘸鱼汤吃,吃法仿佛鱼肉泡馍

然后,看见了隔壁店门口的桌上,坐着他的情敌。

不会认错,长得一模一样!

那男人看去,比情色片里老了一些,剃了短发。他坐在一瓮南法风格的蒜蓉焖贻贝前,认真地吃。没有了电影灯光与音效的映衬,他看上去,又苍老,又满足。他身边没有女伴。孤身一人时,情敌看上去,和任何一个单身汉法国老男人没什么区别。

他看了情敌很久很久,看着他吃马赛风味的贻贝——加大量的蒜、橄榄油,炖出一锅来捻起贻贝——开壳,吃掉,满足地拿一根薯条。他看着情敌后退的发际线、甩手找纸巾的样子。他就这么看着,直到自己女朋友问他怎么了。

没什么。

到吃完了,结账,女朋友去洗手间。他走到离情敌比较近的位置,继续看着。情敌抬起头看看他,似乎有些无措。再抬两三次眼,没法假装看不见了,就试探性地笑了笑。

“Bonsoir情敌说。

“Bonsoir他回答。

他脑海里有回声。

Bonsoir。就像那个情色片的开场似的。

回到酒店,他跟女朋友做了一次极其顺利、流畅、圆润、完美的爱。到女朋友睡着时,他起身喝水,看了看窗外的老港区。

他觉得自己好像,第一次,对男女之事,驾轻就熟了。

诅咒取消了的感觉。

我想了想,提醒他:

有没有可能,你看到的是一个,跟情敌长得很像的法国老男人?到年纪了,法国人都长这样。

很有可能,我也确实不太会认脸。他承认,但他又问:

但是,你不觉得,我看到了情敌本人,比起,我看到一个很像情敌的人,听起来更酷吗?你们写东西的人听了也会觉得比较好玩吧?

那是那是。我承认,那么,现在,不太会想起情敌了吧?

还是会。他说。

只是,现在他想起情敌,已经不会再有威胁感了。因为,他回忆起情敌时,不再是情敌搞定女人们的风流模样,而是,在夕阳里,苍老又满足地,吃贻贝。

分享地址:http://www.qianduanblog.com/wangwen/xiuxian/18316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