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天天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鬼故事 > 懒鬼告状

懒鬼告状

时间:2018-09-13来源:网络 作者: 华颖

鲁西南某地有个叫张三的懒人,冬怕雪夏怕热,秋有蚊虫春太湿。让他出门干活,他就从额角头一直疼到脚趾头。说来也难怪,张三的父母中年得子,溺爱娇宠,宠得儿子三岁懒学坐,五岁懒学走,到如今只晓得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。

日月如梭,转眼张三在父母的羽翼下长到了二十五岁,而张三的父母终年劳累,日夜衰老。看看儿子这副模样,老两口伤心不已。有心把做豆腐手艺传给儿子,也好等自已百年之后,儿子不至于挨饿受冻。偏偏张三不领情,不是撒了豆筐,就是翻了浆桶。老两口无可奈何,只好听之任之,养他一天算一天。

那年秋日,张老爹去集市卖豆腐,不慎跌入小河,一命呜呼。张婆婆思老伴、忧儿子,积劳成疾,不出半年也撒手西去。张三没了庇护,肚饿喊爹,身冷唤娘,很是凄惨。左邻右舍念在做豆腐的老夫妇平日为人不错,常常东家一碗饭、西家两个饼地接济张三。但年景不好,家家日子难过,更何况张三年纪轻轻,四肢齐全,总不能凭空要别人养活。天长日久人们对张三渐渐冷漠了下来。

张三没了乡邻接济,更是度日如年。他吃了豆腐,啃完豆渣,嚼光豆子,再也找不到什么可吃的东西。他躺在床上睁眼四顾,老爹老娘留给他的东西,倒还有几件可以换些吃的,可他不知道怎么去交换,更主要的是张三懒得去想,懒得出门,甚至懒得下床。

张三懒到极点,不吃不喝终于懒到了阎罗殿。

“回禀阎王,张三带到。”判官恭恭敬敬地把生死簿呈了上去。阎罗王接过来瞥了一眼,满脸诧异地说:“咦,这张三命寿已到,可禄寿还存,这是为何……”阎罗王瞧瞧骨瘦如柴,衣衫褴褛的张三,转身怒视判官,满目疑惑。

“阎王爷息怒,下官也觉得奇怪。这张三本该吃鸡鸭时,被骨头卡在喉咙致死,怎会……”张三懒是懒,可智商并不低,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自已本该撑死的,如今却饿死,这撑死总比饿死好啊。

张三越想越委屈,便倒头跪下哭丧着脸说:“阎王爷,我空着肚子投胎出去,空着肚子转了回来,从未吃过山珍海味,从未穿过绫罗绸缎,也无一妻半子,若是命贱如此我毫无怨言。若是该我的禄寿被人挪用,岂不是坏了阎王爷清正严明的威名,请阎王爷……”张三自幼懒惰成性,从不吟诗作词,不然照他这番言语,倘若专心学业,中不了举人也能弄个解元当当。

阎罗王知道,现在阴曹地府之黑暗已是名声在外。再说,人人都想上天堂,个个不愿来地狱,竞争如此激烈,弄得他收受的香火越来越少,若再有什么贪污挪用的流言传出去,岂不是鬼心大失,威望扫地?于是,阎罗王发下旨意,一定要把懒鬼禄寿的流向查个水落石出。

判官得了查办令箭哪敢怠慢,忙翻看生死薄找到福禄寿记载,果然张三投胎时就该享用100两白银的禄寿,第一任代其保管的是启蒙鬼。判官暗暗高兴,总算有了头绪。他忙不迭找到当事鬼问个清楚。谁知启蒙鬼闻言很是吃惊,说自已当时把这笔钱夹在书本之中,可一直保管到张三过了十五岁生日,仍未见他捏过笔翻过书,只好转交了商贸鬼。

顺藤摸瓜,判官又反商贸鬼叫来问话。商贸鬼曾犯过经济问题,后因牵涉太大,阎罗王不宜深究才给他个留用查看。此番听得又是因经济问题找他,顿时吓得战战兢兢。“判官老、老爷,我保管了五年,可张三从没摸过算盘和秤,我、我也没办法啊。我就把钱转交给土地公公了,100两白银,一点不少,您可要相信我啊!”商贸鬼结结巴巴、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套。

判官没时间他啰嗦,转身就走。可这第三任保管的土地公公,编制不在判官管辖范围,不能由他呼来喝去地问话,只好先去禀报阎罗王再作打算。

阎罗王听了禀报大吃一惊,想不到土地老儿也会来趟这混水。“嘿嘿。”阎罗王一阵冷笑,他突然想起土地爷曾在玉皇大帝那里打过小报告,说他的十八层地狱常常动用酷刑,缺乏鬼文关怀。害得他的明君形象大打折扣。此番懒鬼告诽谤,竟把土地爷牵了进来,倒给了他公报私仇的机会。

阎罗王颇有心计,虽然他恨不得把土地爷骂个狗血喷头,也好出出憋在心里的鸟气,可表面上仍是宽容大度,彬彬有礼。他把亲笔请帖交与判官,让其请土地公公前来,有要事相商。

“啊,阎王叫老夫前来,是否为懒鬼张三告状之事?”阎罗王见土地公公胸有成竹,有备而来,只好直奔主题。听了阎罗王的询问,土地爷摇头叹息道:“唉,此事说来话长,商贸鬼是把100两白银交与我代管,我为了早日归还原主,时而藏入田中,时而放在豆筐,直至张三爹娘来你阴曹地府,我仍今日放入磨盘,明日摆上灶头,就连那些旧家什中也放了个遍。可张三就是懒得动手,怎能怪我?”土地公公一口气说完保管经过,眉毛一挑腿一搁,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模样。

阎罗王经过这番追查,核实了在张三的禄寿问题上,自已的阴曹地府确实清廉,无任何猫腻。张三应有的待遇无福消受,全是由于他懒惰所致,怨不得别人。阎罗王笑眯眯地向土地作了揖,感谢兄弟单位密切配合,并让其将100两纹银交还入库。土地公公嘴角含笑,双肩一耸手一摊,说这笔横财现已上交天庭,以弥补王母娘娘开蟠桃大会时,各路来宾的差旅费。

闻言,阎罗王满腹愤懑,想不到没抓住土地公的小辫子,反让他借花献佛,拍了王母娘娘的马屁。阎罗王越想越气,追根寻源,一切皆因懒鬼张三告状所致,不由他恨得牙根痒痒。于是,阎罗王惊堂木一拍,怒喝道:“大胆张三你在阳世懒惰成性,竟使寡人恩赐流于他手。你又到阴间告状生事,扰乱地府安定,此等不肖,做不了人,也当不了鬼,既然你懒得只求吃睡,我便成全于你,明日未时你去母猪腹中投胎转世。”

阎罗王接过判官手中的生死簿,提起朱砂笔正欲画圈,突然张公张婆哭哭啼啼赶上殿来。张三爹娘老实本分,鬼缘不错。自承包了地府的豆腐作坊后,不仅豆浆浓,豆腐香,物美价廉,而且从无短斤缺两,数次鬼代会好评如潮,故而阎罗王对俩人印象不错。“哦,是你们两个,有何事要禀?慢慢说来,不用慌张。”张公张婆连连磕头,请求阎罗王放他们去投胎转世,并恳请阎罗王看在两人工作兢兢业业的份上,准许他们能先走一步投入猪胎,如此懒鬼转成了小猪,他们仍能照顾一二。

看来虽人鬼殊途,阴阳有别几载,今日又是在阎罗殿重逢,但亲情依旧,母爱无价。阎罗王明白张公张婆甘愿投胎为猪,仍是为了懒鬼张三,不禁感叹不已。然而不等他表示可否,跪在殿上的懒鬼倒头就拜道:“阎王在上,我、我要告状……”阎罗王一听懒鬼张三还要告状,不由得火冒三丈道:“大胆懒鬼,100两纹银案,告得上下不安,鬼鬼自危,如今还要告状,你所告何鬼?所告何事?告得有理倒也罢了,倘若无理,猪也不让你投了,干脆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,让你永世不得翻身!”

见阎罗王咆哮如雷,张公吓得胆战心惊,苦苦哀求阎王,看在张三做鬼不久,尚不懂地府规矩,收回成命饶恕于他。张婆更是搂着骨瘦如柴的懒鬼儿子,哭得眼泪鼻涕一塌糊涂。但懒鬼张三毫不领情,他一把推开张婆,指头来回指着张公和张婆道:“我要告的就是他俩:1、养儿不教;2、溺爱无度;3、放纵……他俩若不如此,我岂会落得个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农工商贸样样不会?还好端端地把属于我的纹银,拱手相让。一百两纹银,整整一百两呀!我好冤啊,请阎王爷为小鬼做主……”说到100两纹银懒鬼张三心疼不已,潸然泪下,对张公张婆自然怒目而视。

阎罗王听了懒鬼张三的诉词,一下子呆住了,不知如何作答。再看张公张婆,已一齐瘫倒在殿上……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ttdu8.com/guigushi/27483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